漯河目前黑社会老大排名,2018漯河黑社会老大是谁

2018-04-17 16:17:43 来源:现代语文网

河南内陆特区漯河遭遇官场地震,两天内两名市级领导落马,同期漯河“杜月笙”王华被判处死刑,其曾开赌场杀人放火,后官拜政协常委、担任河南总商会副会长,称霸一方、黑白两道通吃。地痞混混出身王华,出租车司机出身,纠集前科劣迹和社会闲散人员,形成黑社会组织,采取暴力、威胁或其他手段,多次敲诈勒索、故意伤害、寻衅滋事、非法拘禁,严重破坏了漯河市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王华挣的钱迅速漂白,跟其混的几名马仔也迅速成为漯河黑道老大,在漯河都以认识他为荣,平时办事,只要王华到场,面子堪比省长,民间称王华为漯河杜月笙。

漯河目前黑社会老大排名,2018漯河黑社会老大是谁

近期,漯河市人大常委副主任张军佑和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杨国志接受调查。此前洛阳市委常委、秘书长谢章连受贿落马,张军佑曾对其行贿,近期才接受组织调查。权威媒体曝出给谢连章行贿名单,这些人不少还在位:白文山、杨付银、杜卫东、梁金良、郭保中、晋永忠、邢守良、王培涛、郭德敏、张丙林、王国升、张献林、郭向港、袁长洲、赵华民、蒋宝德、李刚、张和惠、周剑良、王景黎、李向阳、陈红超、李绍英、张德良、于刚强、崔克涛、张喜民、白红超、晋永忠、解明选、常治中、张军佑、项瑞柱、陈兴和、陈鹏辉、宁玉华、邢尚青、龚绍军、孙保民、陈长德等。

谢章连事件后,张军佑仕途貌似未受致命影响,杨国志被查前密集出席活动,曾在舞阳县工作12年,由县委书记职位升迁至漯河市委常委,担任常务副市长至今。漯河官场遭遇连续三任市委书记落马尴尬:王有杰、程三昌、刘炳旺,王有杰判处死缓、程三昌携带3亿资金逃亡新西兰,市长吕海清也被纪委调查。程三昌目前已经潜逃14年,和黑社会老大王华关系密切,程三昌号称有思想魅力干部,被当地百姓称为“程卖光”,1997年国营漯河畜产品出口公司改制过程中,王华大量鲸吞国有资产,一分钱没花,拿走了一个价值几千万的企业,利益受损职工反映王华和时任漯河市委书记程三昌关系不同寻常,一起出入宾馆、吃饭、唱歌。

王华尽管担任漯河市政协常委、漯河市工商联副主席、河南省工商联副主席,还是河南省关爱新农村十佳慈善人物、漯河市十大杰出民营企业家、河南省百佳慈善大使。其本名王银华,高中毕业在漯河市轻工业机械厂上班,1981年因偷窃拘留3个月,后开三鑫稀土公司。黑社会特别喜欢搞慈善,其实这都是表象,黑帮本质难掩饰。黑社会喜欢利用慈善的迷惑性洗白自己,转型期中国、权力腐败资本主义,很多黑社会大佬和腐败官员结盟,成为地级市教父级人物。黑社会慈善往往非常张扬,生怕别人不知道,黑社会和媒体结盟,慈善后让媒体报道。王华这种人博取名声的钱财都是犯罪所得,实际上自己空手套白狼,王华通过慈善谋取不菲政治利益,获得慷慨解囊好名声,黑社会都是用别人的钱做慈善,给自己脸上贴金,扩大编造自己的慈善能力,利用慈善名声达到其他目的,公开慈善隐藏暴力结合。

王华崛起于国企改制中,此过程中的腐败目前培养了一批权贵富豪,无论是国有资产流失还是官商勾结,都让这些前国企领导迅速完成原始积累。王华腐蚀了一批高官,给自己罗致巨大保护伞,国企经营者和政府官员结盟瓜分公共利益,由前国企老总转型为民营企业家,国企领导人在改制过程中,合伙贪污国家财产,为了维护腐败利益就需要组织黑社会。

王华、程三昌命运与案例,让公众窥视到漯河真相:官商勾结、腐败猖獗。官员主导的经济发展模式,目前暴露弊端颇多,腐败官员给地方社会政治生态造成不菲影响。王华这种漯河十大民营企业家,不过是依靠暴力和犯罪巧取豪夺积累大量财富的黑社会,其频繁腐蚀各级官员,在漯河面子巨大,官员与涉黑企业主相互利用勾结。权力腐败猖獗、集体腐败,必然导致黑社会猖獗。通过非法手段获得的财富,想保持就需要组织黑社会,黑社会就是用非法手段达到盈利目的,王华杀人放火中也有黑社会中黑吃黑逻辑。

每当有高官被查,失去保护伞的黑社会大佬就会遭遇毁灭性打击,中国执政党还是有一定自我净化能力,曾经辉煌的民营企业家因腐败高官的落马,自身的经济问题和涉黑问题就暴露,没保护伞的暴力团伙根本无法称上的黑社会。漯河腐败深化,黑社会自然猖獗;随着反腐深化,黑社会的好日子也到头了,腐败官员和黑社会是共生关系。过去20年,中国内陆地级市腐败深化,金融、证券、建筑、房地产、公有企业改制、城市拆迁、农村圈地,甚至就业、教育、医疗都被越来越猖獗的腐败搞的乌烟瘴气。官员捞钱后,为让钱变白,还会自己组建企业洗钱,漯河这种传统地区,串案和窝案很普遍正常。一旦王华这样的民营企业家攀附上官场大佬,自己就相当有面子,权力网、关系网,慢慢结盟,慢慢渗透到越来越高级别的地方,凡是腐败深化的地方,政商关系必然不正常。

漯河黑社会大佬王华,这种黑恶势力和地方高官狼狈为奸,黑恶势力的所谓企业,人财物流动迅速,为给自己的犯罪活动披上合法的外衣,秘密暴力,勾结腐败官员,迅速增值、扩充势力。现在的很多老板素质整体不高,整天想着行贿找关系,投机取巧。腐败和黑社会制造的成本由国家和社会承担,黑恶势力大佬利用官员手中的权力,办成通常情况办不成的事情,最终让其组织获得稀缺资源降低企业运营成本获得不菲经济利益,企业和官员都得到利益,最后社会风气和政风严重恶化。

程三昌,这种腐败官员,竟然携带3个亿资金逃亡国外,这种行为造成国家财富流失,要积极追逃这种官员,阻止官员向境外转移财富。贪官的钱来源于犯罪,想洗钱往往和黑社会勾搭,才可以获得更多安全感,给自己通过贪污受贿的钱披上合法的外衣,等退休后或子女可以合法公开挥霍或享受这些钱,甚至用来投资和再升值。目前中国太多官员一家两制、官员经商很多动机都是洗钱。程三昌这种外逃贪官损害国家声誉,给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带来潜在危害,希望尽管抓获程三昌这种官场叛徒,在漯河深化开展反腐败打黑除恶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