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石目前黑社会老大排名,2018黄石黑社会老大是谁

2018-04-17 16:26:42 来源:现代语文网

打黑风暴席卷荆楚。继武汉、天门等地公布打黑除恶战果之后,昨日,黄石警方集中公布了一批近期以及近年来打黑除恶的战果。 

余某团伙真嚣张:  22人竟有34条枪  为“小舅子”“报仇”指使人砍掉他人手掌  家住黄石铁山区,绰号“光儿”的余某,在当地“臭名远扬”。他的“名气”不仅仅因为他频频打架,屡进牢房,更因为他打斗凶狠。同时,为了进一步巩固其黑老大地位,余某还四处买枪。自1995年来,他多次派人到越南、广西等地购买枪支。 

昨日,黄石警方介绍,在侦办余某涉黑团伙案件中,专案组先后共缴获34支枪,其中包括2支杀伤力很强的美制M16突击步枪,3支军用手枪、1支来复枪,以及多支仿军用枪支和猎枪。警方称,余某涉黑团伙是该市建市以来打掉的非法持有枪支最多、团伙暴力案件最多的犯罪团伙。 

黄石目前黑社会老大排名,2018黄石黑社会老大是谁

因为“名声”在外,当地许多不良青年视他为偶像,纷纷投靠他。其中一名“马仔”,为了获得余某信任,多次在其面前吹嘘:“我姐姐长得很漂亮,可介绍给你认识。”虽然余某已经结婚,但他依然与该“马仔”的姐姐谈起恋爱。之后,余某与发妻离婚,与这名“马仔”的姐姐结婚,小舅子因此也成为余某的得力干将。2007年,小舅子被人殴打,余某指使手下持砍刀等凶器,将对方的手掌砍掉,以此为小舅子出气。  

对成员义气对他人残忍 

“谋士”常伴左右  

余某在团伙成员心目中有着“讲义气”的形象,其实,这是他笼络人心的一种手段。例如其手下宋某结婚时,他一次性给5000元作为贺礼,使宋更加死心塌地跟随其左右。但他对受害人却十分残忍。一次,余某组织人持凶器将一黄姓男子多处砍刺伤,就在黄某入院治疗期间,余某竟然指使手下到病房恐吓、威胁。迫于余某等的淫威,当晚,黄某被家人偷偷抬出医院,躲到大冶一租住房接受小诊所治疗。  

警方介绍,平时,余某出行均有“马仔”相随。其组织结构上隶属关系明确。他手下有专门的“谋士”,有直属的打手,有枪支存放管理和赌场管理人员,还有专门的矿山、企业及财务管理人员。 

在该团伙里,余某被称为“光哥”、“余总”,团伙成员不听指挥或有不尊敬的言行,会受到训斥殴打的惩罚。手下成员是绝对不能瞒着余某做私事的。有一次,胡某等团伙成员私自在大冶开了一个选矿点,余知道后将其痛骂了一顿,另派人去经营,并将一年获利30余万元的选矿点据为己有。 

2008年3月,黄石警方侦办一起特大涉枪案件,其中发现了余某的身影,当年4月17日,警方在浠水将余某抓获。警方乘胜追击,相继抓获21名团伙成员,从而彻底摧毁这个涉黑犯罪团伙。

据悉,该团伙被抓获后,案卷堆积起来约有1.5米高。今年1月法院审理此案时,受审的余某等18人都不承认该团伙是黑社会性质。而余某对检方“涉黑”以外的其他指控均表示“基本属实”。  

泼粪、堵锁眼:  

暴力拆迁激民愤  

暴力拆迁激起民愤  

不甘退出勒索开发商  “花湖办事处综合楼”项目位于黄石市人事局对面,2009年,李某从开发商黄石某房地产公司承包了该项目的拆迁工程。在拆迁过程中,李某纠集其马仔采取泼粪、砸玻璃以及用牙签堵锁眼等方式,威胁拆迁户尽早动迁。 

暴力拆迁,极大地损害了拆迁户的利益,激起了民愤。当地居民四处上访,包括写信到省公安厅“打黑办”举报。花湖派出所也曾多次出警,拘留了李某手下的4名马仔。开发区相关领导责成开发商,尽快让李某及其拆迁公司退出该项目。 

2009年10月,该房地产公司终止了与李某的合同,并清算了相关账目。 

“要我走可以,但你们必须付给我20万元。”合同终止后,李某向开发商勒索20万元,并不时找开发商寻衅滋事。 

2010年1月24日晚,李某组织马仔乘坐出租车来到“花湖办事处综合楼”项目所在地,对该项目内还未搬迁的拆迁户进行持刀威胁,并打砸房屋,致1人受伤,企图嫁祸于开发商。 

1月25日早上,开发商黄石某房地产公司总经理准备去单位上班,接他的轿车刚一停稳,4名持棍棒的蒙面男子突然冲上前来,对着轿车一阵打砸,司机因跑得快才没挨打。  

2月3日,该房地产公司董事长陈某开着一辆小轿车到老虎头洗车。陈某刚把车停好,旁边一辆出租车上突然冲出4名持棍棒的蒙面男子,将其轿车玻璃砸毁后离开。随后,李某再次给陈某打电话索要20万元,否则要他“消失”。  便衣民警兵分两路 

众嫌疑人束手就擒 

2月4日,不堪其扰的房地产公司给黄石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郭唐寅写了一封信,控诉李某的恶行,并请求警方铲除这一社会毒瘤。郭唐寅拍案而起,要求黄石港区公安分局成立专班,对李某等秘密调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