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粲和刘桢《公车宴》写作风格比较研究

2018-03-21 13:54:32 来源:现代语文网

内容摘要:王粲和刘桢的诗歌当属于不同的诗歌美学类型,刘桢以风骨取胜,多气势磅礴的描写;王粲以辞藻清丽取胜,多典雅端庄之范。而两人的不同风格都对后世的诗歌创作产生了不同类型的影响,形成了以刘桢为代表的“风骨美”和以王粲为代表的“词藻美”。

关键词:刘桢 王粲 风格比较

“建安七子”中当属刘桢和王粲的诗歌成就最大,而两人却有着各自不同的风格。同在高位,各占一方。表现出不同的特色,同时也对后来诗歌的发展产生了不同的影响。

王粲和刘桢《公车宴》写作风格比较研究

一.意象选取的差异

刘桢虽然也曾出仕,不过他似乎功名欲念不是很强,《世说新语》还记载了他平视曹丕妻子甄氏的记录,他因此也得到了惩罚。他的《公车宴》多写清雅秀丽的自然之景,善于对自然景物进行细致的描摹,意象高洁。在《公车宴》中所选取的景物也大多是平常所能见到的平凡之物,给人一种亲近之感。如:月初、青川、流波、芙蓉、菡萏等。通过这些平凡之物,展现了聚会游玩时的景象。刘祯的眼光显示出平民化的特征,与王粲的“富贵气”有很大的差异。而王粲的《公车宴》多描写的是宴会进行时宾客会宴赏乐之景,擅长对宴会场景进行描写,选取的多为表现上流社会奢侈生活的意象,展现出流光溢彩和纸醉金迷的情景。如在《公车宴》中所写的:嘉肴、圆方、金罍、徽音等多为展现上流社会生活的靡靡之音。这些意象展现出热闹、繁华景象,也突出地表现出王粲这位功名心强烈人士的独特眼光和审美趣味。这与王粲出身世家大族有关,也与他自幼就有的抱负相关,他的《登楼赋》显示的是怀才不遇的苦闷,当机会来临,王粲立刻劝说刘宗以荆州投降曹操,使曹操很快扩大了势力范围,王粲自己也获得曹氏的信任。

正是由于两人身世和价值观念的不同,导致了他们在意象选取上的差异,无论意象的具体事物还是格调,都明显的差异。

二.语言风格的差异

刘桢的《公车宴》富有灵动之美,充满着灵性。特别是“月出照园中,珍木郁苍苍。”“灵鸟宿水裔,仁兽游飞梁。”静谧的夜晚,清冷的月亮高高升起,把一层轻如薄纱的光辉洒向寂静的森园,给郁郁苍苍的百年珍木裹上了一层如梦似幻的薄纱。神鸟在水边嬉戏玩耍,神兽在房梁上跳跃奔走。这些画面的描写,都体现出了一种自然风光的浪漫色彩。这样的语言风格,其底色就是自然,这不仅是汉末开始出现的新思潮的萌芽,也是刘祯自己爱好平淡自然的生活情趣的真实体现。王粲的《公车宴》中多写宴会享乐时的场景,觥筹交错中的流光溢彩。如“嘉肴充圆方,旨酒赢金罍。”“今日不极欢,含情欲待谁。”嘉肴美味装满了餐盘,美酒斟满了金杯。此时此刻就是需要极尽的欢乐,如果此刻都不与君同乐的话,还要等什么人呢?王粲在这首诗中表现出一种有酒可醉,享当下之乐的一种随性和狂妄,但是在磅礴的感情表达出之后,在片刻的欢愉之后,又表现出一种乐后之悲和对现实的迷茫。对热烈场景的喜好,使得王粲的表现也显得富丽繁华,特别是热闹与凄清的跌宕起伏,可以看出在功名场里驰骋者的汹涌情绪的语言表现。

三.情感表达的差异

刘桢的《公车宴》中暗含着对权贵势力的微微讽刺。在全诗的结尾两句中“生平未始闻,歌之安能祥?投翰长叹息,绮丽不可忘。”如此恢弘的场景,我有生以来从未见过,岂是赋诗写歌所能说尽的?搁笔长叹,这样的场景不能忘啊!通过搁笔长叹这样的诗句,暗讽了当政者纸醉金迷的生活,不管民间疾苦,只顾享乐。这也是刘桢诗歌慷慨壮阔的诗赋风格的体现。在王粲的《公车宴》中,则主要表达的是对公宴主人的尊敬赞美以及知遇之恩的感谢。这也是与王粲的经历有关。王粲前期寄人篱下,怀才不遇。终于遇到一个欣赏他的人,这是他能够进入仕途为国效力的大好时机,当然不会再像刘桢一样去批判达官贵族的奢靡腐败,而是迫不及待的对恩人进行推崇和赞美。“愿我贤主人,与天享巍巍。”只希望我贤能的主人能够同天一样,永远屹立不倒,与天同在。两个人,一个是政治漩涡中得到弄潮儿的激情澎湃,一个是站在旁边的冷眼观察者的理性与冷静。

刘桢和王粲所具有的各自的特色,其实都是与个人的经历有关。而无论他们所表现出来的什么风格,所表达的什么思想,都对后人诗歌的写作和后代诗歌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