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柳永诗词看士人入世

2019-01-24 05:14:09 来源:现代语文网

摘要:在对中国文化进行研究与分析过程中,柳永的诗词,对于“世俗化”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基于此,本文从柳永诗词,对士人入世的社会现象进行深入探究,首先,对柳永本身的生平成就进行了简要介绍,进一步对他的诗词进行深入研究与分析,了解当时社会士人的生存与发展环境。

从柳永诗词看士人入世

关键词:柳永;白衣卿相;士人入世

柳永是宋代著名的风流才子,是自命不凡的“白衣卿相”。柳永本身是一个矛盾的人,自负有才,是风流雅士,但又迫切的想要金榜题名,成就一番伟业,他沉醉于声色词曲,来往于市井民俗之间,在此种生存坏境下所创作的诗词,具有强烈的“世俗化”特征。通过他的诗词来分析士人入世这一社会现象,更具代表性与说服力。

一、柳永的生平成就

柳永在北宋时期可谓是家喻户晓,上至朝廷、下至市井平民,无人不知柳永分流才子的名號。他对后世的影响也极为深远,是宋代第一个专门写词的大词人,对宋词的发展做出了极大贡献,留有千古名句“杨柳岸晓风残月”、“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等。他的词,虽成就了他在当时乃至后世文学领域不可替代的地位,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他的仕途发展[1]。

柳永生在一个典型的奉儒守官之家,形成了功名用世的理念思想,但其本身的性格却与之相悖,在接触过“秦楼楚馆”、“花街柳巷”之后,浪漫而又不羁的性格,逐渐显露,性格与理想的矛盾,让他本身成为了一个矛盾的所在。北宋仁宗选官尤其注重品行,对于他眠花宿柳的行为非常不满,导致他多次参加科举,却屡屡落榜,落榜之后转身又投入到烟花巷陌,都市的繁华以及歌妓的多情,让他从中感到安慰与自由。

柳永在教坊、妓院等地,为歌妓、乐工填词,供她们在酒肆歌楼里演唱,有时会得到她们的经济资助。仿佛只有在这些地方,他才能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才能填满屡屡落榜在他心中留的空洞。柳永的仕途坎坷,晚年生活潦倒,从年轻时热衷于功名,逐渐转为厌倦官场,更加沉迷与都市的繁华与奢靡当中,将毕生精力都用在了填词、作词。

柳永本人,对功名利禄看似不懈,想要做一个文人雅士,但一生却都未能摆脱对世俗生活、与情爱的眷恋;他在眠花宿柳的时候,时常挂念自己的功名。多次参与科举,屡败屡战,屡战屡败。仕途上的不幸,让他的艺术天赋,在词作领域得到了充分发挥,众多词作,为后世研究他、研究当时的社会,提供了重要的参考资料。

二、士人入世的情怀与意义

士人及时古时的读书人,也就是中国古代文人知识分子的统称,在我们所了解的古代士人当中,多希望摆脱世俗的枷锁,获得精神上的自由,即出世;而士人入世,对文化传播、政治与经济发展、学术研究等都具有重要的影响作用。柳亚子的《自题磨剑室诗词后》写到,“但觉高歌动鬼神,不妨入世任妍媸”。

(一)士人入世的情怀表现

柳永本身就是一个身在世俗当中的士人,他的诗词当中,表达的也多是世俗之事。古代士人入世,常常以伦理和政治为轴心,希望自身才华能够为经世致用,能够为国分忧,就像范仲淹在《岳阳楼记》当中所表达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是古代士人积极入世、用世、忧国忧民的普遍心态。而在柳永的诗词当中,常常表现的都是对仕途坎坷的抱怨,少有对自身理想与抱负的表达,如诗词《征部乐》当中,“须知最有,风前月下,心事始终难得”,全词当中,多处描写与歌妓之间的前欢旧事,“风前月下”,但最终的“心事”却无法实现。柳永深处在市井文化当中,他的士人入世的思想,多表现为“学而优则仕”,柳永自负有才,自称白衣卿相,在士农工商的封建时代,难免想要走上政治舞台,一展抱负,这同时也是相对和平的社会环境当中,士人的普遍想法。

柳永沉溺于东京城的繁华当中,在《长相思》当中,有“是处楼台,朱门院落,弦管新声鼎沸”;在《早梅芳》中,有“谯门画戟,下临万井,金碧楼台相倚”。在这繁华的都市当中,有范仲淹这种充满抱负的士人,但却也更容易滋养柳永一般的“风流才子”。在《永遇乐》当中,更是详细描述了外宾来朝时的壮阔景象。在这些诗词当中,柳永毫不吝啬对都市经济与生活的赞美,在这样的生存环境下,柳永不是唯一入世的士人,但他的才华,更容易让他自己以及他人感到可惜。然而,从柳永的角度来看,他为宋词发展所作的贡献是不容忽视的,也就从侧面说明了,入世不仅仅只有仕途这一条路,并不一定“学而优则仕”,更重要的是学以致用,这才是入世的本质与内涵。

(二)士人入世情怀的形成原因

古代士人入世情怀的形成是其社会责任感、献身精神的集中体现,在古代士人的灵魂深处,浸透着传统文化思想中的社会政治理念,以及作为一名文化传承者的道德精神。他们对“圣人之道”有着执着追求,同时在行为上又是专治王权的拥护者,这种“内圣外王”的精神形态号召士人们以天下为己任,先天下之忧而忧,并以对仕途的不懈追求检验自己的忠君情怀,以仕途的成就衡量自己的学识。而在入世以后,世俗的繁华又不可避免的成为士人的羁绊,在其诗词作品中,或表达出对世俗眷恋、渴望,或表达经历了繁华之后的厌倦和不满。这种矛盾的心理也是士人入世情怀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也是柳永写下《征部乐》:“雅欢幽会,良辰可惜虚抛掷……待这回、好好怜伊,更不轻离拆”的原因。

(三)士人入世的文学传播意义

士人入世除仕途上的贡献、百姓对其政绩的赞扬之外,更多的是对文学传播的重要影响,这一点在柳永的诗词当中,表现的尤为突出。柳永作为风流才子的典型代表,常年流连于花街柳巷,而在当时的东京,歌妓以歌舞表演为生,在表演过程中,为了能使自己的表演更有吸引力,常常向词人乞词,并希望获得词人的新词作,持续吸引观众的兴趣,为自己谋取利益[2]。柳永长期以来,都充当着这样的角色,为歌妓填词,将自己的风流生活写入此种,在众多诗词当中,有俗有雅,但却都变现了无尽的才华,最终,为宋词的传世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在柳永的诗词当中,有6首是直接歌咏妓女的作品,在这些作品当中,不仅表达了柳永本身的才华与气度,还真实的描绘了士农工商的封建时期,这类特殊的群体的生存现状,对社会本质的探究有着重要意义。他在《如鱼水·帝里疏散》当中写到,“反素对珍筵恼,佳人自有风流”,他眠花宿柳的生活行为确实无疑,深入幽深的坊市当中,他的这种行为,为其他士人所不耻,年轻时的他却不甚在意,肆意的将其表现在众多作品当中。另有《玉蝴蝶·误入平康小巷》,是他在初任京官之后的作品,题目及开篇当中,都用“误入”来撇清嫌疑,但这已经成为了他生活的一部分,也时常将目光投注在这群人的身上。

三、结束语

综上所述,从柳永诗词看士人入世,对当时社会状态、士人入世的情怀与意义研究都具有重要意义。通过上述分析,柳永本人与多数士人入世的方向与抱负不同,这与宋朝本身的经济发展状态,以及柳永本身的性格特点有着极大的关联,但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柳永的初衷如何,他的入世对当时以及后世的文化发展与传播,都做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

参考文献:

[1]刘宏辉.清代论词诗词中的柳永及其词作[J].上饶师范学院学报,2016,36(05):59-63.

[2]孙韶.诗词诵读之柳永意象赏析[J].学周刊,2012 (33)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