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础写作教学中赋形模型与创意模型的融合

2019-02-04 06:29:02 来源:现代语文网

摘 要:近年来,写作赋形操作模型和创意写作模型是近些年来在写作实践教学中人们实践与研究中两种实用性较高的成果,前者是以马正平为主的中国本土学者实践与研究的结果,后者主要借鉴和采纳英美等西方国家的研究与实践成果。前者重视各种文体通用的重复与对比的显意操作模型及过程、构成、因果明晰严谨的路径模型,后者强调小说、散文、随笔、诗歌、新闻等单一文体的具体写作、步骤、修改的模型。在教学实践中如果将两者很好地融合起来,将是理论与实践中不错的成果与发展趋势。

关键词:基础写作教学 模型 赋形 创意

基础写作教学中赋形模型与创意模型的融合

基础写作学教学与研究从独重知识与理论到关注实践训练的发展过程中,人们逐渐有了一些实践训练操作模型的成果,比如赋形理论的各种文体通用的重复、对比的显意模型、过程、构成、因果逻辑的路径模型等,创意写作原理的单一文体适用的叙事性文体的“六元素整体规划”、自由写作稿与其后各稿总体原则与单项任务齐观的步骤模型等等。在实际教学中,还不能将这些理论和实践成果有效地融合从而发挥其最佳的效用,本文试图将这些模型的内在特点与关系加以详细例析,并探讨将它们有效融合的设想。

一、写作赋形各种文体通用的宏观模型及其不足

写作学赋形理论认为写作是写作者给要传达的意思(或思想,或情感,或美景,或故事,或新闻,或工作计划,或理论研究成果等等)赋予形式的过程。写作者要传达的意思就是这个形式的主题、立意,是写作活动的核心。写作者写作的目的就是不断强化、清晰、明确这个主题立意,可以简称为“显意”。强化、清晰、明确主题立意的途径有渲染和反衬两条,这两条途径的具体操作模型是重复和对比。主题立意通过不断重复而得到渲染和强化,通过鲜明的对比得到反衬和凸显。重复即重复相同或相近或相似性质的题材、思想、事件、情感、氛围,也可重复相同或相近或相似性质的结构、段式、句式或词法,重复的这些内容只是性质相同相近相似并不是重复完全一样的内容。

比如沈从文《边城》重复三个端午节翠翠等人的生活,在时间空间参与人物甚至翠翠在这三个端午节里的爱情故事这一点的性质上都是相同的,具体到每个端午节每个人物的具体活动、心理、遭遇等却是相同里又有着某些质素的相似,比如翠翠三年都愿意或期望见到傩送,提到天保就不高兴等强化了翠翠的情感倾向及她的情感倾向受阻时淡淡的哀愁与忧伤。翠翠第一年初识傩送虽然因为误解,而在言语上错骂了傩送,但是傩送却在翠翠的心里住下了。这在第二年端午节具体活动与遭遇跟第一年的不同上反衬和凸显出来,翠翠没有见到傩送,却见到了天保,天保把抓到的大鸭子送给了翠翠,翠翠爷爷开天保喜欢或娶翠翠的玩笑,翠翠生气、不理爷爷,前后两年遇到的不一样,反衬出了翠翠心属傩送的情感心理。同时,虽然翠翠心属傩送傩送也心爱翠翠但是两情未通,却有天保也喜欢翠翠且意欲要娶翠翠的第三方感情介入,所以爷爷的笑话催生出翠翠的烦恼,这些复杂细微的感情倾向与烦恼,都是由于相同时空相同故事相同对象之内的不同际遇与细节反衬与凸显出来的。所以在具体的行文过程中,相同的重复,不同的对比,并不完全泾渭分明,而是交叉浑融在一起,但是大体思路却是相同的重复强化了主题立意,不同的对比反衬凸显了主题立意,其共同的目的都是“显意”。

到第三年的端午节、城墙外吊脚楼下茶峒河边相同的时间与空间,相同的翠翠的爱情故事继续上演。但是到底与傩送天保兄弟中的谁相见,相见后会发生什么样的小故事,肯定跟前两年会不一样。果然,翠翠的感情面临著极大的挑战:王团总家的千金小姐已经由父母作主请了媒人来给她和傩送提亲,而且有着碾房等丰厚的陪嫁;虽然翠翠偶然旁听到别人说傩送跟自己父母说他宁要渡船不要碾房,虽然傩送今天将翠翠接进城来安排到了自家看河中赛船的最好窗口,但是翠翠身边早已坐好了王团总家的千金!而且傩送没有向翠翠表达过喜欢她的心迹,也没有像他哥哥天保一样跟翠翠爷爷说过喜欢翠翠并请了媒人来说亲。这些具体情节、活动、遭遇的不同质素,反衬凸显出翠翠爱情前景的复杂与迷蒙,反衬凸显出小说中如翠翠、爷爷、傩送等人物形象的丰满与深厚。翠翠爱而不敢或不会说,不爱也不会说却跟着爱的感觉走的懵懂单纯,爷爷既满意船总家的家庭与无论是天保还是傩送的个人条件而真心想翠翠嫁入他们家,却又以尊重翠翠的心愿为前提又不会与翠翠明说的内敛、深沉、朴实、犹豫而缺少果断;傩送的敢爱敢争敢于坚持,却在哥哥遇难后的深深自责而离家远行之担当……人物形象的丰满、立体化,就是在与前文相同大叙事之下的不同小叙事中强化、清晰、凸显出来。这些相同大叙事下的不同小叙事,还反衬出了人物之间关系的复杂化、微妙化。如天保觉得他与翠翠的婚事是爷爷犹犹豫豫不利索给耽误的,所以天保在往下行船离家远去之前,对爷爷很冷淡。傩送和船总觉得爷爷的耽误间接造成了天保的死亡,所以对爷爷也很冷淡。他们之前对爷爷的照顾、热情、体谅都没有了,而事实上,爷爷也并不知道傩送喜欢翠翠翠翠喜欢傩送,也不知道天保和傩送互通了都爱翠翠的信息并且定出了以唱歌获得翠翠回应者为胜的规则,所以在整晚都是傩送唱歌获得了翠翠心理回应的时候,爷爷还以为是天保见车路走不通改走马路却有了回应的结果,所以兴冲冲去找天保想告诉他喜讯,结果却遇到了天保的冷淡和接下来一连串的变故。

《边城》重复了三个端午节,明确、清晰、强化了小说中翠翠爱情人生发展的主题,在叙述翠翠爱情发展的同时,重复了许多湘西美丽风景美好风俗美好人情的情思与意蕴,也在重复中渲染了翠翠、爷爷、船总、傩送、天保以及茶峒城里、白河沿岸湘西人的善良、淳朴、轻财仗义、勤奋自强等等的美好品质与淳良人性。《边城》对比了三个端午节里翠翠爱情发展的具体变化。在具体细节的对比中反衬凸显出善良淳厚人性与淳良温厚民风里的人们美好生活命运忧伤哀愁的另一面。

除了素材、情节、情怀、思想的重复、对比之外,还有章法、结构、句法、词法等的对比与重复。如《诗经》中的《蒹葭》《硕鼠》《伐檀》等诗篇,每章的结构、句式几乎完全一样,回环往复的荡出愈来愈厚的感情与诗意。变化的就只有几个指代对象或地点的实词,不同的对象和地点,反衬出了单调重复结构章法句法音律中的主体内容与情韵,拓展和深化了诗的意境。在小说《边城》中也有这种明显的语句式重复,如:“水面上一片烟”这句话就适时的出现了两次,在重复中烟水迷离、雾霭朦胧、山清水远、木翠水润山灵的意境便被强化渲染清晰出来!

重复、对比的素材、情意、思想、景物等内容,章法结构句法词法等形式在文章中以怎样的顺序前进呢?写作赋形理论称这种行进的路线为路径思维。路径思维就是重复对比赋形模型的具体操作模型,包含按事物自然发展顺序的时间历程来展开的过程性路径思维,如《边城》就基本按照翠翠与傩送兄弟相识、相爱、相离的过程性路径来展开全篇;按事物内部构造元素或系统内子系统的顺序展开的构成性路径思维,如《边城》中开篇的地理位置介绍、各处景物描写就是把所写到的地方分成几个部分或元素再循序渐进地一一加以描写的构成性路径思维;按事物内在的因果关系进行展开的因果性路径思维,如论文通常按照是什么、为什么、会怎样、怎么办的思路展开就是因果性路径思维。

以上就是写作学赋形理论的基本内容,所有的文体、文章都是按照重复、对比的模型清晰、明确、强化主题的,在重复、对比的显意模型下,又按照过程、构成、因果逻辑等路径思维构造篇章段句与字词。每一种文体的写作模型都是重复对比与过程、构成、因果路径,在具体的写作和教学中就难以有各种文体自身的写作模型可以操作。近些年由美英等国传入中国的创意写作学却弥补了这方面的不足。

二、创意写作微观文体模型及其优长

基础写作课的传统教学注重对写作知识与理论的系统讲授,近几年在有些高校老师的授课中逐渐注重起来的实践教学,虽然强调在阅读分析中学会写作、在平时练笔中强化写作能力、在互动式教学中掌握和深化写作规律与技能,但是在各种文体的写作要点上还多处于概括抽象阶段,写作赋形理论算给写作实践提供了可行的操作模型,但还是通行于各种文体的宏观模型,对各种文体写作的微观操作来说,人们的研究和实践成果尚不明晰。创意写作学理论研究与实践成果则较注重学员对各种文体的具体写作过程的引导,属于微观操作,让学员更易于接受、掌握与运用。所以在我们的教学中可以将宏观的写作赋形显意与路径模型与微观的创意操作模型进行整合,融合一体展开教学。

创意写作这样教学员进行小说写作。小说写作的核心是故事,人们创作故事的目的是传递作者与人物的身份认同、让读者产生身份认同和情感共鸣,从而实现交流沟通、维持心理平衡和维护个人身份的目的。那么写小说或电影剧本等叙事性文体的关键就是写好故事,如何写好故事呢?创意写作学告诉我们:好故事由冲突、行动和结局三个要素组成,而冲突又由渴望和障碍两个元素构成。要将好故事讲好得依靠展示和情感两个法宝。所以叙事性文体创意写作的基本模型可以称作六元素或五元素创作模型,如果将冲突分开来作为渴望和障碍两元素,再加上行动、结局、展示和情感四元素就是六元素,如果将渴望和障碍合而为冲突一个元素再加上另外四个元素就是五元素。不管怎么称呼,在写作、修改和欣赏过程中,我们都是按六元素来操作的。

一个叙事性文本,不管你开笔写了多长时间写了多少字,如果你只写了一百字就展示出了人物的渴望和障碍即人物的冲突,这篇作品就开笔了;如果你写了几十万字,还找不到人物内心有什么渴望,他(她)面临着什么障碍,那这个几十万字的文本还根本没有开笔。叙事性写作的文体特点就这么明晰地告诉人们以六元素去判断和修改自己的作品。你写不下去了的时候,你写完了时候,你怎么判断自己的作品,你就回过去仔细地读,整部作品的渴望和障碍出现在第几页第几行的哪几句话并把它标记出来,如果没有找到,那你就得重新写出渴望和障碍来,只有写出了障碍,才会有人物的行动,行动必然导向结局。故事才完整才引人入胜。如果找到了渴望和障碍,便开始判断文本中的渴望和障碍是否够强度,能否构成戏剧性冲突,以推动故事强劲发展,如果不够力度,就得加强力度,如果够力度,再看其后的行动是不是由渴望和障碍自动推出来的合乎人物自身的最佳选择。这样的创作模型对于创作者来说就极好把握和操作。

比如电影《秋菊打官司》整部作品的渴望和障碍在秋菊一出场就展示出来了:秋菊的丈夫庆来被村长王善堂踢伤下身,秋菊和小姑子用板车拖着庆来去乡医院诊伤,回来后秋菊拿着发票去找村长给个办法。秋菊的渴望是村长给个合适的处理办法,但是随即障碍出现了:村长不给办法,有点赖皮式地说他站在院子里叉开兩腿让庆来回踢他一脚。接下来就是秋菊的行动:到乡里找李公安给个说法。结局是李公安了解情况后,秉公执法给出调解方案:由村长承担医药费、误工费等经济损失,因为村长踢人是按文件执行政策时被庆来扎人心窝子的言辞激怒而踢的,所以在精神上和思想上,李公安的裁决是双方多做自我批评,以安定团结为重。对于这个结局,秋菊是接受的。这其实是整个故事中的第一个小故事第一个完整的六元素故事叙述,渴望、障碍、行动、结局、展示、情感都很明显。然后整个故事的渴望和障碍也显现出来了:渴望就是秋菊希望从村长那儿得到合情合理的“说法”,障碍则是村长不给秋菊合适的“说法”。求助第三方公安人员或公安机关或法院协调解决是秋菊采取的行动。每次的协调解决结果或村长履行裁决的态度与说法的不如人意,是每次行动的结局;整个故事的结局则是秋菊难产的时候村长倾力相助救了秋菊母子成了秋菊一家的大恩人化解了与秋菊一家的小恩怨、替换了秋菊苦苦追索的“说法”,而第三方介入机关法院却根据村长踢伤庆来的伤情判了村长故意伤人罪并把他拘留走了。

这个整体的结局其实是个新的大冲突:是秋菊内心期望村长履行经济赔偿责任时不再冷嘲热讽含酸带辣地说些侮辱人看不起人的话的诉求,与权力机关按程序办事按规定执法的客观冷静的零度理性之间的矛盾与冲突,以及互帮互助倾力相救的民风民俗的温情与客观冷静不及当事人内心真实诉求的机关制度理性零度无温之间的矛盾与冲突。这个冲突的解决不属于本部电影叙事之内的事,而是投放入电影外的社会与观众之中,留待现实生活去思考与解决。在电影叙事之内,它已经实现了大故事小情节“渴望、障碍、行动、结局、展示、情感”六元素的双重叙事圆满。

展示是叙述文体对叙述语言的独特的本色要求。表述中要求剔除所有介绍性的概括抽象笼统语言,而用具体生动的实景展示的语言和对话,让读者感觉到跟叙述中的人物置身同一场景中,能看到人物所处的环境、所有的行动、表情、语言甚至心理活动。概括起来就是叙述语言即是以展示对抗陈述、以经验对抗理念,一切都是可视的具体的场景画面的。而电影本身就是展示的语言,所以此处所析案例便不再进行文字文本展示的分析。而情感则包含两方面的含义:一是叙述文本语言必须让读者能感受到人物的感受,其中最关键的是作者在创作时要深味人物的感受,跟人物感同身受,即人物遭遇障碍时人物有什么感受,作者也有什么感受,作者是在人物感受的驱遣之下将人物感受流于文字的。所以有些名作家常说写作的时候不是自己在写,而是人物自己在写,就是这个道理。因为作者与人物感同身受、情感共鸣、身份认同,所以说出来的话、写出来的文字、做出来的行动都是人物自己在展示。二是叙述文本必须充分展示人物的心理活动,心理活动是人物最真实的内在,在丰富的心理活动里出现人物的渴望,暗示人物所遇到的障碍,展示出人物的行动选择等等,人物形象真实而丰满,故事内容波澜叠起而有了深度和广度,前后情节之间的逻辑联系也更紧密与明晰。电影虽然也是叙述文本,但是因为其画面和对话展示的特殊手段所限,心理表现有着天然的不便,除了旁白和画外音的表现方式之外,电影里不大好展示心理活动。这也是此文此处以电影为例进行分析却不分析叙事作品“情感”元素体现的原因。当然,我们在观看电影时,当秋菊遭遇到村长的冷言冷语酸言辣语恶言恨语时,作为观众的我们能真切体会到秋菊当时的心理与感受,也可以看出作者创作时与秋菊的感同身受、身份认同。

小说《边城》中主人公翠翠的渴望障碍行动结局就没有电影《秋菊打官司》这么鲜明。由于翠翠年龄小对许多事情许多感觉都只是朦朦胧胧,所以她的渴望也只是朦朦胧胧的,跟爷爷恬静自在生活里产生的朦朦胧胧的初开情窦能够如愿、能够继续跟爷爷恬静自在生活就是她懵懵懂懂的渴望吧,第二次端午节去城里看赛船没看到傩送而产生的失落,第三次端午节虽然接待她的是傩送,但身边多了个有媒人来给傩送提亲的王团总家的千金,以及哥哥天保为了退出与傩送对翠翠的爱情竞赛而离家远行并落水遇难,傩送远走,爷爷离世,都是翠翠爱情渴望路上的重重障碍,因而也就自然而然地推出了既让人满怀期望又充满哀愁忧伤的翠翠一人独守渡船苦等傩送的结局。所以说,创意写作的文体模型不但让写作者写作和修改作品的时候更易于有章可循、有法可依,对阅读者、欣赏者把握作品的脉络与内在路径也更为条理清晰、深入细致,比传统的对小说分析的起因、发展、高潮、结局的要素把握更为贴近作品内故事与小故事的切实发展脉络与细节过程。

创意写作小说等叙事文体写作模型在具体写作阶段上一般按第一稿自由写作、第二稿冲突(渴望加障碍)、行动与结局、第三稿展示、第四稿情感,然后按照“渴望、障碍、行动、结局、展示、情感”六元素的总体规划与原则进行反复的修订与改写,最后按意向出版社或意向刊物的要求写成定稿投入发表。于是,无论是叙事文本中的小故事小段落大故事整体篇章怎么写,还是每次稿件怎么修改怎么改写都有明确的办法可依有明确的模式可以操作,这可真是写作的便捷武器。

创意写作的散文、评论、游记等文体写作也如小说写作,是有各自的文体模型可以依型操作的。第一稿都是自由写作,有什么就写什么,想怎么写就怎么写,第二稿在文本中加进小说笔法,也就是增进真实的故事以及用故事叙述的六元素模型进行写作,第三稿是用诗歌的韵律、语言、情韵修饰美化文本,第四稿在文本中增强历史文化思想内涵,第五稿即按意向刊物要求写成发表性稿件。

这样的写作内容、写作段落、写作与修改步骤都清楚可操作的写作模型在传统的写作学教学中是找不到的。

三、教学中赋形模型与创意模型的融合

所以在基础写作教学中,如果将写作赋形理论的主题立意鲜明强化的重复、对比模型以及材料结构明晰严谨的过程、结构、因果的路径模型的侧重各种文体写作的宏观模型,与创意写作理论中侧重各种文体细节与步骤写作与修改甚至投稿与发表操作的微观模型,融合一起教学,教师的教和学生的学,必将是一条更简易、清晰、更易见成效的道路。

首先必须建立宏观通体与微观单体创作模型整体思考与构建的写作学创作思路;然后确立宏观通体与微观单体创作模型整体思考与构建的写作教学思路;最后在教学中丰富通体与单体模型的案例分析示范库与案例分析练习库,并在分析与练习中引导好学生的练习与学生间的交流、讨论。这必将在基础写作教学中走出一片新的天地。

参考文献:

[1]李承辉.汉语言文学专业理论课程实践教学中教师的角色[J].《现代语文》(学术综合),2017,(13).

[2]马正平.高等写作思维训练教程[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

[3]王著定译,杰里·克利弗著.小说写作教程 虛构文学速成全攻略[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

[4]李琳译,苏珊·M·蒂贝尔吉安著.一年通往作家路[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