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济宁方言单字音声调声学实验研究

2019-01-16 09:11:12 来源:现代语文网

摘 要:采用实验语音的方法,利用Praat软件,对属于中原官话蔡鲁片区的济宁方言单字音声调进行考察,最终得出济宁方言单字音声调的具体调型以及调值,并将实验所得结构与传统方法所得调型、调值进行比较分析。

山东济宁方言单字音声调声学实验研究

关键词:济宁方言 单字音声调 基频

济宁市地处鲁西南腹地,位于山东省西南部,处在黄淮海平原与鲁中南山地的交接地带。济宁市东接临沂,西临菏泽,南望江苏徐州,北与泰安相接连,西北与聊城隔黄河相望。梁山县位于济宁市的最北端,纬度为北纬35°57′;济宁市的最南端则为微山县,纬度为北纬34°26′;位于最东端为泗水县,纬度为东经117°36′;济宁市的最西端为梁山县,纬度为东经115°52′;南北长167公里,东西宽158公里,地域面积为11187平方公里。济宁历史沿革已久,由夏朝任国始,历经鲁国、任城县、任城郡、兖州府、济州等的不断发展,最终于1983年确定今济宁市行政区划。古代鲁国的领土多在今济宁市境内,济宁方言在原鲁国方言的基础上不断发展而来。济宁方言是济宁本地人历代使用的通用语言,在时间的不断流逝中,济宁方言也在不断的发生着变化。

济宁市地处山东省西南部,属于我国七大方言区的北方方言。查看《中国语言地图集》可知,济宁方言属于使用人口较多的中原官话,进一步细分为中原官话的蔡鲁片区。钱曾怡先生也在其《汉语官话研究》一书中指出济宁市及其下属多个县市区(兖州区、曲阜市、汶上县、泗水县、金乡县、鱼台县、邹城县、微山县)均属于中原官话的蔡鲁片区。

相对于文字和词汇的研究,我国传统语文学对于语音方面的研究一直有所欠缺,即使是建国之后对于语音的研究也是相对较为薄弱。传统的语音学对于汉字声调的调查多采用用耳朵听音,用笔记音,再进行声调分析的“口说耳听”,这种方法较为落后的,存在着较大的主观性因素,因此,本文借助实验语音的方法,在总结前人经验的基础之上,对济宁方言中的单字声调进行考察,以期能够做到对传统方法调查结果的证明以及补充。

一、实验说明

中原官话在语音上与普通话颇为接近,大部分使用中原官话的人可以与说普通话的人进行自由交流。济宁方言属于中原官话的蔡鲁片区,所以在语音上与普通话差别并不大,它共有声母21个,韵母35个,以及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四个声调。

(一)实验例字

石峰在《天津方言单字音声调分析》中介绍到,音节中声调主要表现在主要韵母上,实验时,韵母为前低元音a,前高元音i,后高元音u的字为例字的最佳选择。同时,实验用字的声母应选择为清声的塞音、擦音、塞擦音和少量零声母音节,这是为了避免介音和浊辅音干扰而造成频谱切分困难。在选择例字时,我们遵从以上原则,在参考中国社会科学院编纂的《方言调查字表》的基础上,选用那些声母为不送气清塞音p、t、k,韵母为前低元音a,前高元音i,后高元音u的例字进行分析。具体选用例字为:

(二)发音人

吴汝旺,男,67岁,出生于1950年,山东省济宁鱼台县人,文化程度为初中,未离开济宁方言环境,能说流利、标准的济宁方言。本次录音,发音人只有一位,且本次发音录制是在连续的时间段内完成,尽可能的排除情绪、环境以及自身因素等对发音状况的影响,以保证录制语音各要素的质量。但由于录音环境较差,设备较为落后,不能排除一些外部因素对于录音以及有录音分析出结果的影响。

(三)实验录音软件

本次录音所用工具为Cool Edit Pro V2.1简体中文版录音软件,实验运用该软件收录语音并运用该软件对音频文件进行切分,此款软件的运行平台为Windows版本系统,操作者可直接在有内置声卡的计算机上对录制的语音文件进行录制和分析。软件在录制语音文件后能够形成语音的波形、频谱,并能准确记录语音的音长、音高。录音选用单声道录音,所选用的采样率为16000Hz,采样精度为16位,每个例字读两遍,阅读时间间隔为2s,最终将录音保存为Windows(*.wav)语音格式的音频文件进行储存。

(四)数据分析软件

使用Praat计算机语音分析软件和已编写的脚本(script)提取发音样本,并根据已编写脚本文件获取发音样本的十点基频值,之后将得到的基频值数据导入进Excel表格,最终在对分析所得数据进行统计计算的基础上绘制出相应的单字调曲线图。

二、實验数据的提取和处理

(一)实验数据的提取

“声调段的切分是声调研究的关键”,因此,本次实验先是使用Cooledit2. 0对录音样本进行切音和保存,然后再利用Praat语音软件对切分好的单字调样本进行声调段的切分与标注,在综合分析样本的波形图、宽带语图或窄带语图,参照Pitch Tier窗口音高曲线的基础上,再结合听感,在标注层上对声调段进行确定和标记。之后软件根据时间将声调段分成十等份,分别标注为1、2、3、4、5、6、7、8、9、10的这样十个采样点。并用Praat语音软件的声调提取程序提取每一个点的基频值数值。

(二)实验数据的处理

1.单字调基频F(0)平均值和标准差

“负荷声调信息除了基频以外,有时还涉及时长和发声。不过,基频是任何声调系统都不可或缺的最普遍,最重要的区别因素;时长和发声只是在某些较为特殊的声调系统中起作用。”因此,我们可以看出,音高是声调最突出的声学特征,故而,本次实验只选取基频值作为研究语音声调的基础数据。首先,利用软件分别计算出每个声调各个样本相同采样点上的原始基频平均值和标准差,之后根据十点基频的平均值数据得出济宁方言声调的基频图。其次,利用对数公式把基频平均值换算成对数值的形式,进一步计算出对数值的标准差和算术平均值。最后,采用T值公式把所得语音数据归一化,再将归一化数据转换成济宁方言单字调音高T值曲线图。

综合分析表1和图1,得出济宁方言单字音声调基频曲线的分布情况,结果如下:

阴平的基频曲线约位于整个调域的底部,起点为129Hz,终点为147Hz,两者相差18Hz,但中间呈弯曲状,最低值到119Hz,整条曲线呈现出弯曲的态势。

阳平的基频曲线约位于整个调域的中上部,起点为247Hz,终点为171Hz,两者相差76Hz,整条曲线呈现下降的态势,且下降幅度较大。

上声的基频曲线约位于整个调域中间偏上,起点基频值为223Hz,终点基频值为197Hz,相差26Hz,相差不是很大,基本属于高平调。

去声的基频曲线约位于整个调域的中下部,起点为164Hz,终点为142Hz,两者相差22Hz,但中间呈弯曲状,最低值到119Hz,整条曲线呈现出弯曲的态势。

2.基频的标准化分析

因受诸多因素影响,由声学实验得到的原始基频值还不足以说明单字音声调音高的声学特征。音高具有极大的可变性,即使对于同一调型的声调,同一发音人的多次发音和不同发音人的发音,也存在着音高的差别。为此我们对其进行标准化处理,尽可能的将对于声调的认知建立在标准化的定量描写的基础之上,这样能使我们对于同一个发音人不同次的发音进行客观比较,从而可以使实验结果具有更大程度的可比性。在进行数据分析,得到参数的基础上,再做进一步的分析描写。本次实验选用T值公式进行数据的标准化处理,其计算公式为:

T=[(lgx-lgb)/(lga-lgb)]*5

该公式中,x表示测量点频率,a表示调域上限频率,b表示调域下限频率,所得到的T值为x点的五度值参考标度 。

我们用T值公式法进行基频数据的标准化处理时,由于受音节前辅音的影响,起点的F(0)值不宜作为参考数据,同时,降调调型段与降尾段的界限不够清晰、难以辨识,因此在基频值的标准化处理时,我们对于各调类起点和降调终点的基频值不予考虑。

各声调基频均值换算成对数Z - score值的结果见表4。

结合表4和图2,我们能够看到,在济宁方言中:

阴平调为曲折调。其起点位于2度区间的中部偏下位置,最低點到达1度区间的最低点0,最高点到达2度区间中间位置。故而,我们可以将济宁方言中的阴平调记做212。

阳平调为高降调。其起点位于5度区间的最顶端,最低点到达4度区间的下部。故而,我们可以将济宁方言中的阳平调记做53。

上声调为高平调。其起点位于5度区间的下部,最低点也在4度区间的中部偏上。故而,我们可以将济宁方言中的上声调记做44。

去声调为曲折调。其起点位于3度区间的中下部位置,最低点到达1度区间的最低点0,最高点到达1度区间的中部偏上位置。故而,我们可以将济宁方言中的去声调记做312。

3.实验结果与前人结论的对比分析

下表为实验所得的调值与传统方言调查结果的比较。

从表5可以看出,相较于前辈学者所得结论,通过实验方法得出的济宁方言单字调五度值与之调型走势基本相同,但具体调值稍有不同:

阴平调为曲折调,与传统方法所得调型相同。实验调值起点与最低点与传统方法所得数据相同,但在终点时却与传统数据所得结论不同,较传统结论低1度。

阳平调为高降调,与传统方法所得调型相同。但相对传统方法所得调值,实验所得调值的起点和终点都高于传统调值1度。

上声调为高平调,与传统方法所得调型相同,呈现出“平”的特点。但与传统方法所得调值相比,实验所得调值,无论是起点还是终点,都低处1度。

去声调为曲折调,与传统方法所得调型相同。无论是起点、最低点,还是终点,都与传统方法所得调值相同。

三、结语

本文采用实验语音学的方法,从声学特征的角度对济宁方言单字音声调进行调查,依据调查结果,我们可以将济宁方言单字音声调调值描写为以下情况:阴平为曲折调212,阳平为高降调53,上声为高平调44,去声为曲折调312。实验语音方法所得的济宁方言单字音声调的基本调型与传统方法所得调型相同,都有平调、降调以及曲折调,但在具体调值方面却存在着一些差别,除去声调值与传统调值相同外,其余各调调值均有所差异。在实验中,许多原因可能导致实验结果所得调值与传统方法所得调值的不同,例如录音设备,录音环境以及发音人自身的一些状况都有可能对实验结果造成影响。本次实验录音设备和录音环境较差,极有可能造成实验所得济宁方言单字音声调具体调值与传统方法所得调值不同。

该实验通过细致的语音实验分析,得出详实的济宁方言的语音数据,并对这些数据作了初步分析和标准化分析,描写出了济宁方言中单字音声调的具体调值。

参考文献:

[1]钱曾怡.山东方言研究[M].济南:齐鲁书社,2001.

[2]中国社会科学院,澳大利亚人文科学院.中国语言地图集[M].香港:朗文出版(远东)有限公司,1988.

[3]钱曾怡.汉语官话方言研究[M].济南:齐鲁书社,2010.13

[4]游汝杰,杨剑桥.吴语声调的实验研究[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1:5

[5]朱晓农.上海声调实验录[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5

[6]林焘,王理嘉.语音学教程[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2

[7]马凤茹.金乡方言志[M].济南:齐鲁书社,2000.

[8]宋恩全.汶上方言研志[M].济南:齐鲁书社,2005.

(吴媛媛 广西南宁 广西大学文学院 530004)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