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喜剧小品中幽默语言的语用分析

2019-01-16 17:49:22 来源:现代语文网

中国喜剧小品,作为中国艺术的一种特殊样式,是广大群众雅俗共赏的一种艺术形式,其言语幽默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引起人们的研究兴趣。目前喜剧小品语言幽默的研究文献,多是分析总结其在语音、词汇、修辞格等方面的特点。本文利用语用学的相关理论,尝试性分析小品《扰民了你》的言语幽默,探讨中国喜剧小品中言语幽默的语用机制。

中国喜剧小品中幽默语言的语用分析

关键词:喜剧小品 言语幽默 语用 预设 会话合作原则

一、引言

从1983年《卖花生仁的姑娘》作为一个戏剧小品被搬上春晚联欢晚会以来,从此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有了一个新的艺术形式“小品”。小品以其短小精悍、雅俗共赏、风趣幽默、贴近生活的特点成为老百姓生活中喜闻乐见的一种艺术形式,深受广大人民的喜爱和欢迎。与此同时,赵丽蓉、宋丹丹、赵本山、高秀敏、蔡明等一大批优秀的小品演员脱颖而出。其中,小品演员蔡明凭借2013年春晚小品《想跳就跳》中的毒舌形象再次受到了广大观众的喜爱与关注,而一个成功的喜剧小品,在引人发笑的同时也会带给人们深刻的思考。喜剧小品要想成功,除了要运用舞台道具、音响效果等外在艺术辅助手段,更重要是要取决于语言在小品所设情境中丰富的表现力。本文以蔡明在春晚上表演的小品《扰民了你》为例,运用语用学相关理论分析研究喜剧小品中言语幽默的语用机制。

二、语用预设理论与语言幽默

(一)语用预设理论

预设,也叫作前提、前设和先设,指的是说话人满足所说句子或语段的合适性的前提,即说话者在说出某个话语或句子时所作的假设。最早在1892年由德国哲学家、现代逻辑奠基人Frege提出。他认为,命题中都存在着“一个理所当然的前提”,即充当命题的主项的“简单或者复合的专有名词都必须具有的指称现象。”随着语言学的发展,预设从哲学界慢慢进入了语言学界,成为语言学中的一个重要概念。预设可分为语义预设和语用预设。本文主要研究的是语用预设。

语言学家研究发现预设更多地与语境紧密联系,因此语用预设的概念就被提出。“语用预设是指那些对于语境敏感的与说话人(有时包括说话对象)的信念、态度、意图有关的前提(即预设)关系。”(何自然,1997:68)

在《新编语用学概要》一书中,何兆熊先生将语用预设主要归纳出三种说法:

第一种认为,语用预设指的是说话人对话语的语境所作的假想;第二种将语用预设看作是施行一个言语行为所需要满足的恰当条件;第三种则把语用预设当作交际双方所共有的背景知识。

语用预设有两个基本特点:合适性和共知性

(二)语用预设与喜剧小品中的言语幽默

喜剧小品中的言语幽默是一种精炼、特殊的言语交际形式,其中包含着许多的预设现象。本文就语用预设的特点,对小品“扰民了你”中的语言幽默进行研究,探索语用预设机制是怎么在小品的言语幽默中怎么运行的。

1.共知性:

预设的共知性,是指在具体语境中,交际双方所共有的背景知识,也可能是双方都知晓的常识。预设有时往往是隐含在话语之中的,只有交际的双方拥有这共同的背景知识或理解常识,说话者才可能将想要表达的意思顺利地传达给听话人。预设的共知性能够使语言简洁,被当做交际双方达成的不必赘述的共识。如果交际双方之间缺乏这样的共同知识或者听话者故意无视这样的共同知识而曲解说话者的意图,使得信息未被顺利地传达,这样就会产生一定的幽默效果。

例如在小品《扰民了你》中:

(1)蔡明:井盖儿啊,我问你,你跟你那个女朋友电钻,还没分手啊?

岳云鹏:谁叫电钻啊,多难听啊。我女朋友叫铁锤。

(2)岳云鹏:我们可好了。下雨都在一起淋着。到家一看,我还行。再看铁锤...

蔡明:生锈啦。

岳云鹏:生……生病了。我就伺候她。我给他吃药,给她倒开水,把我自己烫着了。给她心疼地哟……

蔡明:没事没事。你不怕开水烫。

岳云鹏:我拔你气门芯儿。

(3)蔡明:三个人里边你是最闹腾的,一天到晚唱那歌儿,你能出点人的动静吗

大鹏:不是,我那是练海豚音。你知道什么叫海豚音吗?

蔡明:你海选的时候,用臀部发出的声音?

在例(1)的对话中,蔡明沒问岳云鹏你有女朋友吗,直接问了“你跟你那个女朋友电钻,还没分手啊”,其预设就是岳云鹏有一个女朋友,而且经常和他闹分手。因为对话双方都具有这样一个共同的背景知识,就避免了啰嗦,使得小品能够直接进入主题。例(3)的对话中,蔡明说岳云鹏“你不怕开水烫”,运用了汉语俗语“死猪不怕开水烫”,岳云鹏很明显和蔡明有对这一俗语共同的认识,所以能够理解蔡明把他比喻成“死猪”,气得他要“拔你气门芯儿”,而这一预设也是观众所理解的,就达到了幽默的效果。

在例(2)中,蔡明明明已经知道了“铁锤”是岳云鹏女朋友的名字,却故意忽视了岳云鹏说的“我女朋友叫铁锤”的预设,把铁锤当做一般的金属工具,造成了两人没有共同的背景知识,而说出岳云鹏女朋友铁锤“生锈了”的可笑说法,达到了幽默的目的。

2.合适性:

预设的合适性,是指预设要与具体语境紧密结合,要与当时的交际语境相符合。预设是言语行为的先行条件。在实际的语言交际中,言语中的预设要符合社会语境,这是正常交际的前提。但是有时交际双方有意或者无意间会违反合适性,这就与原有的预先相互矛盾。

(4)蔡明:不是不让你们唱歌,唱歌可以,但别出声!

岳云鹏(做无声唱歌的动作):哥,我试了,不行!

华少:用你试啊。老太太,您这可太难为我们了。

蔡明:要不,你们就等我出去遛弯的时候再唱?

岳云鹏:那您什么时候遛弯啊?

蔡明:我不遛弯。

例(4)的对话中,蔡明说“唱歌可以,但别出声”,很明显是不符合社会常识的,是虚假的预设。蔡明又说“要不你们就等我出去遛弯的时候再唱?”,这个提议是否合适是有先决条件的,那就是——蔡明有出去遛弯的时候,然而当岳云鹏问“你什么时候遛弯”时,蔡明的回答却是“我不遛弯”,这就表示之前的预设是不合适的,违背了预设的合适性,从而制造出了幽默的效果,令观众开怀大笑。

三、会话合作原则与言语幽默

(一)会话合作原作

会话合作原则是指交际双方为了使会话、合作顺利进行,以达到共同的沟通目的而必须相互配合、共同遵循的原则。要达到成功的言语交际目的,一般来说要遵循会话合作原则以下准则:

1.质的准则,即保证会话内容是真实可靠的信息;

2.量的准则,即保证会话的量能够提供适需的信息;

3.关联准则,即所说的话与话题关联贴切;

4.方式准则,即会话简练有序,避免晦涩、歧义。

(二)违反会话合作原作产生的言语幽默

如果在交际中,有一方违背以上的一条或几条准则,就会给交际带来障碍,影响交际效果。但在喜剧小品的对话中,有时演员会故意违反会话合作原作,以达到一种诙谐幽默的效果。

(5)岳云鹏:铁锤妹妹,干什么,又要分手。分手了谁给你洗衣服做饭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又要钱呐,点痦子呀,点痦子要一万多呀?哦二块钱一个呀!

蔡明:二块钱、四块钱、六块钱、八块钱、十块钱、十二块钱……这是痦子上长了个脸啊!

岳云鹏:嘘……铁锤妹妹,还要种头发呀。咱去年不是种过一次吗?都死啦。没事没事,咱还剩一圈卷发,也特别的迷人。

蔡明:一圈卷发?沙和尚啊?

岳云鹏:铁锤,没女的呀。是我们隔壁一个老太太,真的,真的是老太太。这怎么还不信啊?我让她帮我证明一下啊。

岳云鹏:你帮我证明一下,你不是个女人!

蔡明:你好,我是他丈母娘。

岳云鹏:铁锤 铁锤 她跟你开玩笑呢 铁锤 真的,她这人好开玩笑。我再让她帮我证明一下阿。你再帮我证明一下,事挺大的,不是我丈母娘行不行。求您了!

蔡 明:爸比,你要去哪里呀!

(5)大鹏:他俩不配,我有粉丝团。我六月雪的粉丝,名字里面也有一个雪字,叫雪……

蔡明:雪纳瑞,狗啊。

蔡明:哎,井盖儿(岳云鹏:哎),你那肉丸子,让他粉丝都吃了吗?

例(5)的对话中,第一,是违反了质的准则:岳云鹏说“没女的呀,是我们隔壁一个老太太”“你帮我证明一下,你不是女的”,这跟明显是不真实的;第二,“痦子要一万多呀?哦二块钱一个呀!”“二块钱、四块钱、六块钱、八块钱、十块钱、十二块钱...这是痦子上长了个脸啊!”先是,“痦子”的数量很明显是不可能的,违反了质的准则,然后蔡明一串数钱的话语其实是多余的。在例(6)的对话中,大鹏话还没说完,还没提供足够的对话所需的信息时,就被蔡明打断。这些都违反了量的准则。第三,会话合作原作中最重要的就是关联准则。蔡明所说的话经常偏离她与大鹏、岳云鹏的会话话题,关联程度很低,从而产生了让人忍俊不禁的场面。

在正常的交际中,会话中对这些准则的违反可能会使得话题无法进行下去,使说话人无法将想要表达的意思顺利地传达给听话人。然而,在喜剧小品中,这种对合作原则的违反所造成的笑料,反而会使小品有意想不到的幽默效果。

四、礼貌原则与言语幽默

(一)礼貌原则

20世纪80年代,英国著名学者利奇(Leech)在格莱斯合作原则的基础上,提出了对维护交流双方均等地位和友好关系有着重要作用的礼貌原则。即人们在言语交际中总希望得到别人的尊重,说话人为了尊重对方,需要适应语境采取一些恰当的交际策略以示礼貌,这时,出于礼貌方面的考虑,说话者就可能会违反合作原则。利奇的礼貌原则共包括六条准则:

1.得体准则:减少有损于他人的观点。(尽量少让别人吃亏,多使别人受益。)

2.慷慨准则:减少表达利己的观点。(尽量少使自己受益,多让自己吃亏。)

3.赞誉准则:减少表达对他人的贬损。(尽量少贬低别人,多赞誉别人。)

4.謙逊准则:减少对自己的表扬。(尽量少赞誉自己,多贬低自己。)

5.一致准则:减少与别人在观点上的不一致。(尽量减少双方的分歧。增加双方的一致。)

6.同情准则:减少自己与他人在感情上的对立。(尽量减少对方的反感,增加双方的同情。)

(二)礼貌原则的违背与言语幽默

上面所述的六项准则是人们在言语交际中一般都会遵守的礼貌原则,也是人们为了成功地进行交际,维持人际关系所采取的一些策略。然而,有的对话参与者并不会完全遵循礼貌原则,有时为了达到一种特定效果,说话者会有意或者无意中违反礼貌原则,例如,中国喜剧小品有时为了达到言语幽默的效果就会故意违反礼貌原则。

在蔡明近几年的小品作品中,她以毒舌的形象再一次被观众熟识。这种毒舌的效果基本都是采用了违背礼貌原则的策略所达到的。尤其是在小品《扰民了你》中,这种对礼貌原则的违背非常突出,小品表演中充满了“损人利己”的言语行为,成功地达到了一种幽默的效果。

例如在小品《扰民了你》中,蔡明的言语就多次违反了礼貌准则,从而塑造了其毒舌的形象,同时也达到了幽默的喜剧效果。

例(1)、(2)、(3)中,蔡明称岳云鹏“井盖儿”来嘲讽他脸又大又平、“死猪不怕开水烫”,讽刺大鹏的海豚音是“臀部发出的声音”,这些都既违反了得体准则,又违反了赞誉准则——违反了尽量少让别人吃亏,多使别人受益;尽量少贬低别人,多赞誉别人的准则,从而产生了幽默的效果。又如:

(7)蔡明:大蒜,(大鹏:啊),什么意思?

大鹏:象征着他们喜欢我,像大蒜一样,洁白的外形,完后火辣的台风。

蔡明:“你想多了,他们的意思是让你算(蒜)了吧。

例(7)中,大鹏说自己“像大蒜一样”,有着“洁白的外形”和“火辣的台风”,其实是在增加对自己有利的观点,表达对自己的赞誉,这显然违背慷慨准则和谦逊准则,却营造出一种幽默的效果。

(8)华少:哎呀,呵呵呵。老太太,您,对我们有意见,我理解。我们呢,经常在您这个楼上励志,您觉得吵。但那是因为我们有一个信念。我们认为啊,有梦就要大声地说出来。我们相信:理想是人生上指引航向,给我们提供前进的动力,给我们指示前进的方向……

蔡明:停停停,你慢点儿说话吗?你那嘴是租来的,着急还吗?

华少:我……我……好……好……好,慢点就慢点。老太太,我们都是有理想的人。我们相信,只要我们瞄准理想的方向,以坚定的信心和卓绝的努力。我们冲,冲,冲,冲,冲,一直冲我们就会成为……

蔡明:马桶。

华少:成功者!老太太,你这么聊天可没朋友。

例(8)中,华少极力表达自己的励志,想要表达自己终将成为“成功者”,沒想到蔡明“泼冷水”,说出了与他观点不一致的话语,违反了一致原则,制造了笑点,达到幽默的效果。同时这里,蔡明再一次违反得体准则和赞誉准则,贬低华少为“马桶”,说他的“嘴是借来的”,从而是观众们开怀大笑。

(9)华少:这位学员,现在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了,你有什么话要跟导师说吗?给导师惨一个 来

大鹏:评委导师,我有病!

蔡明:我看出来了。

大鹏:我出过很严重的车祸,全身粉末性骨折。

蔡明:粉末?那你就是个人渣呀。

在例(9)中,大鹏讲述悲惨故事,说自己车祸“全身粉末性骨折”,虽然表达非常夸张失真,但也应予以同情之心,蔡明这时却再一次表现出她毒舌的一面,调侃他“那你就是个人渣呀”,这违背了同情准则,制造出了幽默的效果。

五、结语

在现代生活飞速发展的今天,许多人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喜剧小品作为一种风趣幽默的艺术形式,带给了我们很多快乐,帮助我们释放了压力。本文运用语用学相关理论,分析了小品《扰民了你》中言语幽默的语用机制,探讨喜剧小品在为人们带来笑声的同时,还在语用学上有重要价值。

参考文献:

[1]何自然,冉永平.新编语用学概论[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

[2]何兆熊.新编语用学概要[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0.

[3]王文博.预设的语用研究[J].外语教学与研究,2003,(1):34-39.

[4]王玉晓.喜剧小品中的语用预设研究[J].作家杂志,2011,(4):188-189.

[5]张淑静.幽默的语用分析[J].解放军外语学院学报,1995,(5):32-36.

[6]张洪英,杨秀珍.从语用预设看赵本山小品的幽默性[J].长春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11):90-91.

(王琳琳 广西南宁 广西大学文学院 530004)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