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红楼梦》贾母年纪谬误的原因

2018-03-19 09:36:44 来源:现代语文网

在《红楼梦》七十一回中,明确提到了贾母的年纪为“八旬之庆”,从《红楼梦》三十九回和四十七回的两次间接提及贾母年纪的描写中及清代婚俗制度等方面进行考证,“八旬之庆”实有明显的“谬误”,应为“七旬之庆”,才符合历史生活原貌。

关键词: 《红楼梦》 贾母 年纪谬误

《红楼梦》中,贾母是一个极为重要的人物。从曹雪芹浓墨重彩的描绘中,寄托了他对这一角色的敬重之情。笔者2011年2月发表在桂林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校报上的《〈红楼梦〉贾母年纪考》一文从《红楼梦》三十九回和四十七回的两次间接提及贾母年龄描写及清代婚俗制度等方面进行考证,《红楼梦》七十一回中明确提及的贾母年纪“八旬之庆”实有明显的“谬误”,应为“七旬之庆”,才符合历史生活原貌。

浅析《红楼梦》贾母年纪谬误的原因

为了更清晰地了解贾母年纪及作者出现明顯谬误的原因,在此简单地梳理《红楼梦》前八十回的纪年。

周汝昌先生认为《红楼梦》前八十回共描写了十五年间的事,又特别详于十三、十四、十五年①。拙见和周先生基本一致,但在对第八年的界定上有所不同,周先生认为红楼八年为《红楼梦》第五回至第六回,拙见认为应从第二回中贾雨村偶遇冷子兴为始,至第九回,宝玉秦钟入学为结束。

第十八回至第五十三回,写十三年之事,从元妃省亲为始到除夕夜贾母带领宁荣二府家人大祭宗祠为结。在第三十九回和第四十七回中间接地提起了贾母的年纪。《红楼梦》第三十九回中,即红楼十三年的八月二十二日左右,刘姥姥带上新鲜瓜果蔬菜等到荣府请安,拜见贾母时写道:

贾母道:“老亲家,你今年多大年纪了?”刘姥姥忙起身答道:“我今年七十五了。”贾母向众人道:“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硬朗,比我大好几岁呢,我要到这么大年纪,还不知怎么动不得了……”

《红楼梦》四十七回中,即红楼十三年的九月初。第二次间接描写了贾母的年纪,在贾母提及九月初二凤姐生辰之日,贾琏和鲍二家的偷情一事时,谈道:

“我进了这门子,做重孙媳妇起,到如今,我也有了重孙媳妇了。连头带尾五十四年……”

从上两段文字的描写及清代婚俗制度等方面考证,可以看出,贾母在红楼十三年时,应是七十岁左右。(详见《〈红楼梦〉贾母年纪考》一文)

第五十三回到第七十回,写十四年之事,从贾母设宴同族中儿女共度元宵为始,至贾琏安葬尤二姐为结。

第七十回到第八十回为十五年之事,以湘云叫众人去看黛玉所作的《桃花行》为始,到大约腊月里迎春无奈而去为结。(因八十回后文字失佚,具体事件无考)在第七十一回中提到了贾母的“八旬之庆”。《〈红楼梦〉贾母年纪考》一文中已经论证了“八旬之庆”有明显谬误,应为“七旬之庆”才符合历史生活原貌。

正如刘大杰先生所说:“曹雪芹的《红楼梦》,不单是十八世纪中国伟大的文学杰作,它同《诗经》、‘屈赋、《史记》、‘李‘杜诗歌、‘关‘王杂剧和《水浒传》、《儒林外史》这些优秀作品,在中国三千多年的古典文学历史上,形成连绵不断的文学高峰;由于它们在艺术上优秀的成就,高度表现了我们民族的创造精神和风格,成为民族文学中的珍宝、光辉的遗产。《红楼梦》在文学史上的价值不仅是中国的,而且是世界的。”②《红楼梦》一书精密严谨的艺术结构、翔实连贯的纪年顺序是众所周知的,前八十回中字字珠玑、处处精妙。作者怎么会在书中相隔仅三十来回、纪年仅在短短两年之间,把重要人物贾母的年纪弄出一个明显的“谬误”呢?我认为主要原因如下:

(一)作者为达到将真事隐去的目的和艺术构思等的需求,需要增大贾母的年纪。

《红楼梦》一书带有较强的自传性,书中描写的人和事大都以实际生活的人和事为基础,贾家之事在很大程度上有曹家之事的影射。但《红楼梦》作为一部文学巨著,不可能只是历史的简单再现,它必定加入了作者大量的艺术加工和创造,因此,在《红楼梦》中,以贾赦为首的这一辈年龄大多比原型的年龄有明显增大。

如贾政的原型曹頫。在康熙五十四年三月初七,曹頫上奏的折子中说道:“窃念奴才包衣下贱,黄口无知……”③;康熙五十七年六月初二,康熙在曹頫请安折后的批语:“朕安,尔虽无知小孩……”④

具此推断,在雍正六年,曹頫的年纪不过二十岁左右。那么,即使曹雪芹生于雍正二年(周汝昌观点。更多学者倾向于出生于康熙五十四年),曹頫也绝不可能有一个年长曹雪芹十几岁的儿子和女儿。曹頫原来是兄弟四个,在《红楼梦》中,贾政兄弟只有两个,那么曹頫的其他两个兄弟到哪里去了呢?我认为,作者为了结构更加严谨等原因,很有可能将其他两个兄弟略去,将其子女中和曹家命运有关系的移到曹頫即贾政的名下。这样书中就不得不增加贾政的年纪。在第七十一回中,贾政回京复命时有这样的描写:“因年景渐老,事重自哀。”

可以看出在贾母大庆之日,贾政的年龄也约五十多了,远远大于曹頫当时的年龄。贾政头上还有一个老态龙钟的贾赦。如不更改贾母的年纪,母子之间的年纪矛盾太大。

(二)林如海和贾赦年龄的安排,使得作者必须增大贾母的年龄。

在《红楼梦》的第二回即红楼七年中,提到了林如海说:“今如海年已五十……只嫡妻贾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年方五岁……”

那么,到红楼十五年,林如海已经是五十八岁,贾敏为贾母最小的女儿,头上还有两个哥哥。

第二回中,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时说道:“老姐妹三个,这是极小的……”第三回中,贾母初见黛玉时说:“我这些女孩儿,所疼的唯独你母亲……”

贾敏似乎还有姐姐,如果此时贾母只有七十岁,那么贾母最小的女婿只比她小十二岁,很不合乎情理。且贾敏是当时如日中天的贾府千金,不大可能是林如海的填房,故林如海和贾敏的年龄相差不会太大。

另外,就是贾赦的年纪,虽然在前八十回中,没有明确写过贾赦的年纪,但在第四十六回即红楼十三年的九月初旬,邢夫人找凤姐商量为贾赦讨鸳鸯做小老婆一事,二人的谈话中间接提到贾赦的年纪。凤姐说:“……老爷如今上了年纪,做什么左一个右一个的放在屋里?……老爷如今上了年纪,行事不免有点儿背晦”邢夫人冷笑道:“大家子三房四妾的也多……这么胡子苍白了,又做了官的一个大儿子……”(见程乙本)

从这些叙述中可以看出,当时贾赦的年纪应该在六十左右,此时的贾母才六十八岁,母子二人只相差八岁左右,这是绝对矛盾的事情。

《红楼梦》中,贾宝玉无疑是贾母的心肝命根,贾母也无疑是贾宝玉最尊敬最亲密的人。从文中可以看出贾宝玉从小是跟着贾母长大的。真实生活中的曹雪芹,有学者认为极可能就是出生于康熙五十四年的李氏独子曹顒的遗腹子,如王利器先生从《诗经·小雅·谷风·信南山》⑤中考证出“霑”和“天佑”的联系,较有说服力。拙见也倾向于此,但王先生认为曹雪芹先叫天佑,家遭变故后改名為“霑”。我认为“天佑”乃曹霑的乳名。从康熙误把曹尔玉当着曹玺后,贾家男丁均为单名,且辈分分明,如曹寅、曹宣、曹宜;曹颙、曹頫、曹顺等,在康熙浩荡皇恩的格外庇护下,曹寅一族中的两代遗孀才得以保全家产,在此时出身的曹天佑也不会例外,其学名肯定是一单字。“天佑”很明显和曹颙又叫“连生”一样均为乳名。这在《红楼梦》中也有明显的暗示,贾家男丁从贾代善辈后也均为单名,对于贾宝玉,书中多次明显指出是乳名,最重要的一则如下:

麝月忙道:“嫂子,你只管带了人出去……便是叫名字,从小儿到如今,都是老太太吩咐过了的,你们也知道,恐怕难养活,巴巴的写了他的小名儿各处贴着叫万人叫去,为的是好养活,连挑水挑粪花子都叫得,何况我们……”(见《程乙本》五十二回)

“宝玉”和“天佑”均为乳名,均是为祈求上苍保佑,让其能长命百岁而取。

那么,李氏对曹雪芹的疼爱程度、祖孙二人的亲密程度可想而知,曹雪芹绝对不可能记错最敬最亲的祖母的年纪。贾母口中两次间接提及自己年纪的话语,很可能是真实生活的直接再现,并没有考虑到是否和他人的年纪相矛盾。到了七十一回描写贾母寿辰中,就必须提及贾母的具体年龄,如写作七十岁,这就和林如海、贾赦的年纪产生明显的矛盾,又不愿改动前文,故将贾母的七旬之寿改为了八旬之寿。

从上文的论证中可得出一个肯定的结论:在《红楼梦》前八十回中贾母只有七十岁,“八旬之庆”是作者对“七旬之庆”的有意的改动。虽然对贾母年纪的考证,看似一个非常细小的问题,但拙见并不这样认为,或许贾母极可能是《红楼梦》中最接近生活原型的人之一。尤其是她的年纪,极有可能就是真实生活的再现。如果从贾母的年纪入手,对《红楼梦中》中描写的具体时间和曹雪芹的出生年份很可能就会有所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