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寒山诗中的美人意象

2019-01-16 08:42:17 来源:现代语文网

王湃

摘 要:在唐代诗僧寒山流传下来的三百多首诗作中,有不少篇幅以美人为对象展开描写,通过象征、铺叙等手法或表现美人感伤孤寂的凄凉心境,或突出群女青春活泼的生命张力,或表达对年华易逝、美好无常的悲剧性感受,在美人意象中渗透着诗人丰富的生命体验与独特的佛禅韵味,寄托着美善理想。

论寒山诗中的美人意象

关键词:寒山 美人 意象

在中国古典诗歌传统中,“意象”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核心概念,“审美意象是审美理论研究的核心。审美意象中包含了主体审美活动的成果,主体与对象的审美关系最终凝结为审美意象。审美意象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美。”[1]而女人作为美的最佳生命载体,吸引了无数文人墨客以美人为对象进行抒情言志。如《诗经》中的《简兮》:“云谁之思?西方美人。彼美人兮,西方之人兮。”如果说《诗经》是“美人意象”书写的滥觞,那么《楚辞》已将“美人意象”发展为鲜明的特色。屈原写“美人”,或自喻或喻君,使“美人”富有象征意味,同时充满奇诡的想象与浪漫主义色彩,如《思美人》:“思美人兮,揽涕而伫眙。媒绝路阻兮,言不可结而诒。”汉唐以后在诗歌里出现的美人意象,大多沿袭了楚骚的“香草美人”传统,像东汉张衡的“美人赠我金错刀,何以报之英琼瑶”(《四愁诗》),唐代李白的“碧水浩浩云茫茫,美人不来空断肠”(《早春寄王汉阳》)等。寒山作为中唐时期著名的诗僧,他的创作受到他所隐居的风景秀丽的南方地理环境以及楚文化的影响,加上多年参禅学佛过着隐逸生活,他的智性越来越高超、内心越来越平和、灵感越来越敏锐。因此,较之于其他诗人所描绘的美人,寒山笔下的“美人”意象寓意更为丰富、耐人寻味。

一、寒山诗中美人意象的表现形态

综观寒山的诗歌,他描写的美人意象主要有三大类型:感伤孤寂型、青春活泼型、红颜易逝型。

其一,感伤孤寂的美人意象。在寒山描写“美人”的诗歌中,有几首刻画了在闺阁中无奈、失落的美人意象。她们在如花似玉的青春时期嫁为人妇,而婚后的生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美好,因此,当现实的婚姻生活与期待中的婚姻生活出现较大差距之时,她们不免感到心酸、落寞。比如《花上黄莺子》:

花上黄莺子,关关声可怜。

美人颜似玉,对此弄鸣弦。

玩之能不足,眷恋在龆年。

花飞鸟亦散,洒泪秋风前。[2]

这首诗借黄莺为美人传情达意。容颜像宝玉一样美丽的女子弹奏着弦乐器来配合黄莺的啼叫,等花儿坠落、鸟儿飞散之后,忧伤袭满心头。“洒”字是这首诗的点睛之笔,人在极度哀伤难过的时候才会痛哭流涕,寒山不是用“流泪”而是用“洒泪”来写秋风前的美人,可见美人孤苦程度之深。成年的生活与童年的生活相对比,“花飞鸟散”的情景与“泪洒秋风”的情景相映照,了了几句诗,勾勒出一个悲伤愁苦的美人意象。

其二,青春活泼的美人意象。在寒山诸多描写美人的诗篇中,大多数还是呈现青春妙龄女子的可爱与美好。如《春女衒容仪》:

春女衒容仪,相将南陌陲。

看花愁日晚,隐树怕风吹。

年少从傍来,白马黄金羁。

何须久相弄,儿家夫婿知。

怀春的女子们自认为美貌无比,喜欢向人炫耀婀娜的身姿与姣好的面容,她们在春意盎然的日子里相约去踏青,不觉日头已晚。这时一位英俊潇洒的少年骑马从旁而来,马头上还装饰着黄金的辔头。贵族少年邂逅美妙女子,自然不会错过,于是他们互相打情骂俏,女子虽喜欢卖弄風姿,但又表现出羞怯的样子,因为害怕回到家里被夫君知道后挨骂。这首诗通俗易懂又充满幽默感,向我们展现了活泼可爱而又情感丰富的群女意象。寒山创作此类意象,主要想表现她们的青春活力以及超脱世俗的美丽与纯真,同时借她们的美表达自己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对美好时光的珍惜、对美好生命的热爱。

其三,红颜易逝的美人意象。寒山有很高的悟性与佛性,尤其是在经历诸多无常、归隐山林参禅悟道之后,他对红尘世事能够做到看破放下,深谙四大(地、火、水、风)本空、五蕴(色、受、想、行、识)非有、诸行无常。所以在描写美人的诗歌中,体现出了“无常观”。如《玉堂挂珠帘》:

玉堂挂珠帘,中有婵娟子。

其貌胜神仙,容华若桃李。

东家春雾台,西舍秋风起。

更过三十年,还成苷蔗滓。

一位形态美好的女子容貌堪比仙人、气色恰若桃李,极其地漂亮美艳,然而三十年后,她美丽的容颜将不复存在,“婵娟子”与“苷蔗滓”形成鲜明的对比,表达了寒山对美好无常的叹惋。该诗借鉴了曹植的《杂诗》:“南国有佳人,容华若桃李。朝游江北岸,夕宿潇湘沚。”这位南国的“佳人”与玉堂下的“婵娟子”拥有同样娇艳美好的容颜,可惜她们两人的命运都没有脸蛋那般美好。美好的事物大多数是脆弱的,寒山写红颜易逝的美人,表达自己对韶华短暂、美好不能永恒的感伤。

二、寒山写美人意象的独到之处

寒山描写美人意象的最突出的一个特点就是运用譬喻和象征。李元洛在《诗美学》曾说:“诗学上的象征,就是以某种具象去暗示一种抽象的观念、情感或不可见的事物。”[3]寒山在书写美人的过程中也融入了这种描写手法,如这首《城中蛾眉女》:

城中蛾眉女,珠珮珂珊珊。

鹦鹉花前弄,琵琶月下弹。

长歌三月响,短舞万人看。

未必长如此,芙蓉不耐寒。

城中美女眉毛如蚕蛾触须般弯曲细长,佩戴的玉饰活动起来发出悦耳的声响。蛾眉、珠珮是一种喻象以象征女子的美丽动人。“芙蓉”即“莲花”,莲花也是佛教之花,寒山以“芙蓉”为喻象,一方面来隐喻象征女子的美好,她们不仅容貌出众,情才也动人。正如叶朗所说的:“人体美是人的感性生命的美。而当一个人的言行举止、声音笑貌表现出这个人的内在的灵魂美、精神美时,就形成一种风姿之美,风神之美。”[4]“芙蓉”另一方面隐喻象征美好短暂,“未必长如此,芙蓉不耐寒”,言下之意是时光飞逝、美好无常。佛门说因缘和合、即生即灭,诗人对美好不能常在、命运不可逆转的结局深感悲悯,也体现了他浓厚的宗教情怀。

热点图文